快巴文章網

當前位置:主頁 > 優美散文 > >

風塵起落,淡寫流年



誰的心在阡陌人流中走散,誰踏步繁華卻獨守幽夢一簾?誰在爛漫的花期已心無所屬,誰的清淺微笑中透著蝕骨的冷寒?歲月無情,遙寄著誰的滿身清瘦?時光的渡口,誰凝眸云起云散細數流年?誰用筆端勾勒出詩情的畫面,誰用彩紙虛構著已經蒼白的情感?盲目的漂泊,心空早已落寞,隨波逐流的一葉小舟,已找不到歸宿的港灣。彩虹的故事還沒有講完,就被落幕后的斑駁侵染,唯見一輪殘月搖曳在星空下,嘆塵世悲歡。

-----------題記

常常靜默于一個無人的角落,任滿腹心事沉淀,仿佛這個塵世早已與我無關。也許只有這樣才能暫時把內心的煩躁擱淺。常有人說,把一切看淡就擁有了快樂,可一句看淡又是否能真正的把心靈放寬,那心不由衷的想法又是否是對自己的一種敷衍?偸钦驹跁r光的路口深思,所謂的幸福到底多長多遠,蹣跚的步伐總是太過沉重,一經思量,卻仿佛迷失了心路。也許是內心尚存著貪婪,也許是對兩兩無言的生活不滿,那份勉為其難的牽強,又是否蒼白無力?偸莿裎孔约喊研姆艑,只因并未脫俗,又該如何拋開紛雜的心念?

總是心存疑惑,一起走過的路程為何遺留的盡是斑駁,曾經的繁華相隨,凋落成一副謝幕的軀殼,在風中無力的搖曳。如果說一份緣是為相守而邂逅,那么水與火的相逢,又是否演變成了歲月的一種折磨。兩個人的戲總是要拆開來演,卻無意間成了彼此的小丑。一條迷失的路不知道還要走多久才是盡頭,只是盲撞的前行著,假如路途期遇了轉角,又是否應該換一種方式行走?

慢慢的喜歡上了孤獨,習慣了人生的無常,也適應了歲月的滄桑,只因為彼此的不懂,而逐漸的走向了相反的方向。也曾經為自己做著無數次的改變,把生活的圖層進行過精美的墨染,但無數次的修改,卻怎么也配比不了彼此喜歡的色調,而更增加了畫布的凌亂。如果說所有的修改都以沉默而終結,那么這又算不算咫尺的距離?彼此的不融合又能怪誰呢?

逐漸的學會了表演,用華麗的包裝去掩蓋內心的荒蕪,一張微笑的面具后面凝結著木訥蒼白,每當站在鏡子面前總在想,里面的人還是我嗎,為何看著如此的陌生?面對夜深人靜的冷月,總是有無盡的思緒在加載,既無奈于這份拋不下理還亂所背負的沉重,又局限于一份責任背后的徘徊。思量萬千,終不能自解,常常對月輕嘆,無法排解的憂慮又該向誰傾訴,滿腹的心事又可曾有人會懂?也不知道這樣的獨角戲還能維持多久,已經面臨傾斜的城池會不會有倒塌的一天?

總會心存自責,這份事違人愿的糾葛是內心不夠大度,還是性情不夠灑脫,為何就達不到傾心的融合。如果說彼此都太過強勢,不懂得謙讓,那么由誰來拯救這段不幸的結合?假如說放下所謂的矜持,做一程無我的妥協,那么,與你與我都會不會快樂呢?彼此掩埋的心事,還能經受多少歲月的承載呢,而我們又該用一種什么樣的方式來填充內心落寞的空缺?

常遠離喧囂的街角,守一席寧靜之地,看云卷云舒,觀日升日落,感嘆歲月帶給人情的蹉跎。盲目游走的心空也在堅持和放棄之間做著對決,或許每個人都有一些排不開的糾結,也不知道哪一種方式才是對的。也許,總是用也許做著各種假設,可這些假設又能否成為彼此的慰藉,隨著歲月的流失而包容一切呢?也許真的有一天,彼此就這樣的老去,再去回顧走過的歲月,不知是感觸太多,還是遺憾太多呢?終難找到一個釋解的理由。

總是渴望一種溫柔,不與繁華爭歡,不隨落幕淪陷,只求一份心靈的共鳴,我心有你,你心有我,彼此都懂,足矣。世界上有一種最珍貴的東西叫情感,而它的不足之處就是不僅需要維護,更需要不停的去填充、供給。而情感經不起揮霍,一旦剝落就會落差千里,隨著失散的風沙游移,變淡而蒼白。那么這些轉變又該如何扭轉呢?是怪時光走的太過匆忙,禁不起思量,還是彼此太過幼稚,不懂得緊握?

時常潑墨勾勒春天的畫面,卻不經意間就沾染了秋風的冷寒,厚厚的紙張爬滿了詩情畫意,單薄的筆端卻透著欲言又止的傷感。都說五百年才能換取一次擦肩,那么這份緣是不是來的過于太早,還沒有經過修行,沒有經受磨練的雕琢就偷吃了禁果,使弱不禁風的誓言,在紅塵中演變成了彼此的抱怨。如果說把一份不成熟的緣分送回到原來的起點,再修行五百年,那么彼此還會不會再有一次約定,給時光一份驚艷?

也許人生本來就沒有圓滿,只是糾結于世俗的偏見而不能自解其圓,那么就應該拋開更多的雜念隨風塵起落,握手流年,不去強求,也不悲落;ㄩ_花謝自有它的定數,守候一份寧靜,默寫一份心寬,風來隨風,緣去隨緣,與時光同行,淡觀云舒云卷……

文/夢情緣

qq/2532424676

關鍵詞: 一種 如果 內心 彼此 也許 蒼白


快巴文章網

隨機閱讀TODAY'S FOCUS

<strong>讓生命花開,年華消逝</strong>

讓生命花開,年華消逝

歲月奔騰不息河流,是誰蕩著漂泊的雙槳,在時光的長河里,消逝了生命的年華。而又是誰;在那如鏡明亮的水...

熱榜閱讀TOP

本周TOP10

<strong>故鄉的瓦,記憶中的一抹青色</strong>

故鄉的瓦,記憶中的一抹青色

人,在空寂無人的時候,總將記憶的觸須伸向故鄉的一隅,如散飛的種子尋找故土生根、發芽,長成蔥郁的樹,...

复式双色球计奖办法 江西十一选五测下期出号 陕西快乐10分直播 配资app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 福建11选五奖金规则 幸运28最稳挂机模式 为什么不能股票配资 临沂股票配资的利息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000861股票行情